默认
护眼
关灯
第1章 投奔
“到了刘家,凡事多听你姐姐的话,别让你姐姐为难,知道吗?”母亲的叮嘱还在耳边,容歆放下手里的帘子,对外面繁华的街市也提不起什么兴趣,她来京城,是来避祸的,没什么别的志向。
  容歆在家中女孩中排行第二,上头还有两个兄长和一个姐姐,作为家中最小的女儿,容家虽不算大富人家,容歆从小到大也没吃过什么苦。容家早年也出过名臣,只是时间太久远了,虽然自诩书香门第,事实上也不过是寻常乡绅之家,到容歆的父亲,勉强考取了进士,这才带着妻儿离了家乡做官。
  容歆打小跟着父母东奔西走,也习惯了漂泊,这回却不同。半年前,容父调任明州同知,带了妻儿上任,两个儿子都已经娶妻,长女也已经出嫁,夫妻俩操心的便是小女儿的终身大事,为这,各家酒席上,容夫人带着容歆走动也频繁了些,偏就在知府家的酒席上,豆蔻年华美貌过人的容歆就让知府家的小儿子撞上了。
  容家两个女儿都生得美貌,长女容玥三年前与庆阳侯府的三公子相遇相识,去年就嫁到了庆阳侯府。多了一门强亲,容家却从未想过靠着刘家得什么好处,生怕容玥难做,从未提过什么要求,此番也是为了容歆,才给容玥递了信,将容歆送到京城来。
  思绪飘飞间,马车已经行过了热闹的街市,停在庆阳侯府侧门前,虽是亲戚,但容歆只是小辈,自然不能让人兴师动众的来接。外头传来说话的声音,不多时,车帘子掀开,容歆扶着大丫鬟杏秋的手下了马车,便见得长姐身边的胡妈妈迎上来,道:“二姑娘可算来了,三奶奶一早就念着了!”
  “胡妈妈,”容歆听到长姐的话,对长姐的思念压过了初到侯府的忐忑,“姐姐一向可好?”
  “好,样样都好,只是常常念着老爷、夫人还有公子和姑娘。”胡妈妈一面吩咐人收拾好行李跟上,一面引着容歆往里走,没多远,只见容玥站在檐下,远远地瞧见容歆走来,连忙迎上来,道:“歆歆,可算见着你来了!”
  被容玥握住手,容歆只觉得眼睛发酸,道:“我也想姐姐呢,爹、娘还有哥哥们都想!”
  京城路远,容玥自嫁到庆阳侯府,已是一年多没有见到父母兄长和妹妹了,虽常有书信往来,心头仍然念着。如今见到胞妹,自是恨不得一一问个清楚,只是想到容歆上京的缘故,容玥压下心头的许多话,道:“我先带你去见祖母和母亲,待晚些,咱们姐妹再慢慢说话。”
  容歆此来,至少要住个一年半载的,又是小辈,总要先拜见过刘家长辈才算有礼数。因此,便是心头许多话要说,便是心疼容歆旅途劳累,容玥还是先按下这些,领着容歆往清平居拜见刘老夫人。
  容歆知道姐姐的好意,自是一一应了下来。
  庆阳侯府是早年皇家赐下的宅院,随着子孙繁衍,又扩建了不少,单从外头看就富丽气派,走在其中更是如此。容歆跟着容玥走了一盏茶还多的工夫,才到了清平居,守在门前也丫鬟一见容玥领着个姑娘过来,迎上来道:“这便是容姑娘吧!听说姑娘今日来,老夫人一早就吩咐了,三奶奶和姑娘来了,便请进去!”
  容玥道了谢,这才引着容歆往里走,进了门,只见一名老太太坐在主位,身边伴着两名中年妇人,又有三名少女坐在下方,便知是刘家老夫人了。容玥引着容歆进去,先同长辈问安,才将容歆介绍了一回,道:“我这妹妹,打小与我是一道长大的,母亲知我念着她,这才送她来陪我一阵。”
  容家远在明州,路途遥遥将容歆送来,刘家也猜测有些缘故,但容玥是刘家孙媳妇,将嫡亲妹妹接来住一阵子也算不得什么大事,旁人自不会出头做这个恶人,只庆阳侯世子夫人,容玥的婆婆王氏,听容玥这么说,颇有些挑剔地看了容歆一眼。
  容家比不得庆阳侯府,容玥嫁到刘家是高嫁,容母怕容玥为难,特意叮嘱容歆处处小心,别给容玥添麻烦。容歆不是逆来顺受的人,但一来要考虑姐姐的处境,二来初来乍到的,总要三思而后行,虽让王氏看得不自在,也只微微垂着头,没说话。
  王氏瞧着容歆虽还显稚嫩,已经十分出挑的容貌,心头暗暗犯嘀咕。当初小儿子非要求娶容玥为妻,她就觉得这个儿媳妇容貌太盛,如今瞧着容歆比她姐姐还精致几分的相貌,不等婆婆说话,便道:“既是自家亲戚,自当多走动才是。”
  容玥嫁到刘家一年多,对于婆婆的态度,也早看得明明白白的,虽则如此,婆婆只盯着丈夫读书,倒没使什么手段磋磨她,容玥便知婆婆没那坏心。听婆婆这么说,心里暗自松了口气,却只听她接着道:“知你们姐妹情深,只是清风居院子小,我看倒不如将歆姑娘安顿在兰芷院,同秀燕她们一道,也不会孤单。”
  兰芷院是侯府招待女客的客院,王氏提到的秀燕也是刘家亲戚家的女孩子,说起来,容歆住在那边也算合适。只是,容玥接到家中来信,就让人整理了屋子,有心将容歆安置在清风居,一来是思念妹妹,想与容歆亲近亲近,二来也是担心府上下人欺负容歆。
  容玥已经嫁为人妇,容歆同她住在一处确实难免有不便之处,容玥也想过过些时候叫容歆搬去客院,可寒暄还没说上几句,就迫不及待的这番安排,却叫容玥气恼又委屈,婆婆这是将容家女儿当成什么人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