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
护眼
关灯
第65章 天明
容家虽不算富贵,但容歆这个小女儿确实是从小娇养着长大,没吃过什么苦头。今日被人追杀,且不谈身上的伤,单单体力的消耗都叫容歆吃不消,此时虽然还没回到行宫,但至少目前算是安全的,吃了东西,精神也放松下来,容歆很快就睡了过去。
  李湛坐在对面,见容歆靠着石壁睡得别扭,上前扶着她躺下,地上铺了些干草,原是山洞附近的,李湛要烧火,特意将附近的干草都扯了,想了想,又将外衣脱了下来,盖在容歆身上,这才坐回火堆旁边。他自然是不打算睡的,山里本就不算安全,更何况那传说中的皇子及属下多半还在到处搜寻他们,容歆已经力竭睡去,他就得守着这里。
  瞧着容歆睡着了还皱着的眉头,李湛轻轻叹了口气,既松了口气,又有懊恼,想想刚才瞧见容歆有些为难的模样,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告诉她别怕,他愿意娶她为妻。这个念头一起,就有些控制不住,甚至忍不住去想这件事的可能性。按理来说,他是侯府世子,求娶同知家的女儿也算相当,只是作为宗室出身,他又不能考科举做官,如今身上还没有官职,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跟着父亲做生意赚了些钱,也不知清流出身的容家会不会嫌弃。
  这边李湛还在胡思乱想,行宫那边已经乱作一团。按照先前说好的刘璇几个分头去找,崔悦心等在水榭那里,崔悦心年纪还小,本就等得焦心,片刻便要问过了多久,等过了一个时辰,刘璇和崔悦然都回来了,却仍然不见容歆和庆元公主,甚至清宁公主也让人传了话,说身子不适,先回去休息了。
  清宁公主性子有些沉郁,寻常就不爱出门,半途不愿意呆了要回去,仿佛也是理所当然,可这个时候,心思细腻的崔悦然就忍不住多想了些,最终没有去找吴妃,而是直接找了皇上。堂堂公主找不见了还了得,隆德帝立刻让人去找,这才得知容歆去西边山林寻找,没了消息,之后李湛寻过去,也是至今未归。
  吴妃就在旁边,先前听说庆元公主失踪的消息,脸上虽然焦急,却还稳得住让人去找,听说李湛也去了那边,却是脸色一变,好悬没控制住。外人不知,她却知道,李湛作为宗室子,又拜在安郡王门下,将来就是接替安郡王的龙鳞卫统领,庆元公主和容歆卷进去她虽嫌麻烦,却也不怕,除掉就是了,可李湛,她有些不确定儿子手下的人能不能除掉他。
  不管吴妃心中作何想法,隆德帝既然知道了,就不会放任不管,下令龙鳞卫彻查定要将庆元公主李湛和容歆找到。别看吴妃敢暗地里做出除掉庆元公主的决定,但隆德帝插手了,吴妃是半点不敢妄动,只庆幸庆元公主跳了深沟,而李湛和容歆已经离开了行宫的范围。此时,吴妃只盼着儿子和属下能尽快除掉李湛和容歆。
  容歆醒来时天已经亮了,李湛依然在火堆旁边盘膝坐着,大约是天渐渐亮了的缘故,火堆已经快要熄灭的模样。发现自己身上盖着衣裳,容歆低头一看,正是李湛昨日穿的外衫,容歆顿时觉得有些脸热,不敢抬头看李湛,只低声道:“昨晚多谢李世子!”
  李湛一夜没睡,但精神还算好,见容歆醒来装作从容地接过自己的衣裳,道:“我们吃些东西,然后赶回去!”
  昨日李湛打到了一只山鸡,其他的,不是打不到,实在没那个时间去,好在他们就两人,昨晚熬了些鸡汤喝,鸡肉还剩下大半,李湛夜里用叫花鸡的法子,埋在火堆里烤着,这个时候翻出来正是时候。
  容歆端着水漱了漱口,又喝了些温水,李湛已经将裹在泥土里的鸡肉剥出来了,撕成块放在洗干净的大叶子上,递给容歆。容歆睡了一夜,身上依然到处都疼,但精神和内力都恢复得差不多了。瞧着李湛忙里忙外,又见着竹筒里凉着的水,不由有些好奇,“这附近有水源吗?”
  “嗯,旁边有一处小溪,先前巡查周边环境时就发现了。”李湛特意将肉多的都放到容歆这里,用水洗了洗手,旁边就有小溪,水用起来也不心疼,“快吃吧,你体力恢复了,我们才好回去,这路上只怕不太平。”
  容歆昨晚听了吴妃的事,心知吴妃母子不会放过他们,而皇上就算派人来寻他们,他们也未必能刚好遇上,这一路回去,只怕危险重重。话虽如此,相比起藏在这里,于他们来说自然是回去才能安全,因此这一路便是危险重重,也只能硬闯过去。想到这里,容歆也不与李湛客气,接了鸡肉过来,又将其中一部分拨给他,道:“我吃不了那么多,你多吃些。”
  两人分着吃了东西,将火堆灭了,洞里的干草理成一堆放在里面,左右不占什么地方,若以后有人来,也能帮上点忙。